忍者ブログ
koyamushiko@gmail.com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站請戳→http://mushimako.dousetsu.com/simpleVC_20110709020516.html

點擊全文可以查看"繼續閱讀"

原作:寂しい夢(战国basara3同人-家康×三成
作者:ak
公式站:+ArufaPlus+(見link)
 
* 根据《寂しい夢》的读后感所写的repo性同人文,特此献给正在韩国旅行的小AK~这次的本子真的很棒!剧情和对话我也非常喜欢~辛苦啦~
 
于是献上渣文,请不要介意果断笑纳吧


 
 
————————————————————————
 
 
庆长五年九月十五日,关原之战以江户德川家大名东军主将德川家康的胜利宣告结束。乱世的结束,意味着百姓民生不必再忍受战争所带来的生死离别与艰辛之苦。曾经谁都认为安泰的天下只是一个过于奢侈的美梦,可当美梦化为现实,和平的生活即将真正降临在身边,因长期忍受着战乱时的绝望,家康所看到的,却是人们眼中所流露的恐惧。
 
人们不敢去相信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会得到救赎。
 
生怕这一刻的平静就如同以往那样短暂,这轮日光又能够持续多久又再会被战场的尘土所吞噬,家康蹲下身抱起放声大哭的孩子,替他擦去满脸的尘土,晶莹的泪水中包含的不光光只是喜悦。
 
“已经没事了。”
 
抚摸着孩子柔软的黑发,家康所嗅到的仍然是浓烈的鲜血的味道。无论是气味,还是温度。一切的一切,从那刻起便不曾消失过。家康所能做的,只是闭上双瞳,追逐着在仿佛没有尽头的黑暗之中,那个早已幻化、甚至失去形状的身影。
 
“已经……不会再让一切重蹈覆辙了。”
 
 
庆长五年十月初一,石田三成处决于六条河原。
 
 
[叶えない夢]
 
沉重的身体,伴随着模糊的意识。听到耳边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音的主人仿佛试图呕出自己的灵魂。家康几乎使出了全力企图扶上男人的脚踝,可所能做的只是微微抬起食指,视线仍是一片空白。
 
想要喊出男人的名字,家康启唇的瞬间,所尝到的是血液特有的铁锈味。耳鼓深处嗡嗡作响,直到眼睁睁的听着男人的脚步声逐渐离去,家康所听到的,只不过是男人沙哑的低吟,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主君的名字。
 
(秀吉大人……)
 
那个时候,自己的生命将走上终结,这是家康为自己准备的另一个结局。失败不光光意味着失去天下,同样也意味着自己那些冠冕堂皇的言辞也只不过是痴人所说的梦话。然而自己无法战胜那个男人对自己的仇恨,家康并不打算从对方身上争取到什么,一切都与石田三成本人无关。
 
德川家康是“背叛者”,石田三成是这么认为的。
 
背叛了丰臣的信赖,背叛了自己对他的信任,可笑的事这个都是三成本人的一意孤行。
 
家康从未信任过三成,或许应该说,怀有野心的人是不该去相信任何一个人。然而家康却无法反驳三成对自己的任何一句指责。
 
因为三成曾经选择了那样深信着我。
 
德川家康所背叛的,并不是丰臣军,而是石田三成。
 
只有石田三成而已,所以才为接下男人向自己挥来的每一次刀刃。
 
那是仇恨的替代品,家康曾经笑着这么说道。
 
“若不是三成如此憎恨我,我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吧。”
 
怀着你对我的仇恨,而贯彻自己的信念。家康有时也会自嘲般的向本多说起,自己是否是个不择手段的卑鄙小人。生怕自己后退,而回忆起三成。将三成的利刃逼向自己的,手中真正握着这把长刀的人,并不是三成,而是家康自己。
 
(如果在这里退缩的话,会被凶王夺走一切。)
 
家康是这么期待的。期待三成这么做,也期待旁人如此献上谏言。如同局外人一般看着战乱时发生的每一处戏码,家康所等待的、错过的、遗失的、争取的,始终是“机会”两个字。
 
获胜的机会,战败的机会,以及做梦的机会。
 
家康很少做梦,却总是容易从深夜中醒来,意外的平静,且没有任何的征兆,仿佛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一旦醒来便很难入睡,那片刻的清醒对于家康来说才是最为真切的梦境。伸手抚摸着男人的脸颊,银色的短发从指尖流过,拇指轻抚着凤眼的形状,下一刻,最为珍惜的人同样从梦境中醒来。
 
“又是这样吗。”
 
三成的声音与平日不同有些尖细,或许是过于疲惫的缘故,三成微微的眯着眼睛。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什么都没有,这才让人觉得可怕。”
 
抑制的,不是欺骗所带来的罪恶感。就连每一次拥抱都因此而小心翼翼,家康伸手用过男人略显阴凉的身体,用胸膛感受着彼此的心跳。
 
“不过我现在正在做一个美梦。”
“?”
 
一个希望永远不会醒来的美梦。
 
没有任何征兆的背叛是否才是将你推向悬崖边缘的罪魁祸首?
最初就不该存在的真心是否才是将我逼向绝境的真正元凶?
 
人最后还是要学会用自己的双脚在这土地上占据一个位置,无论是踩在泥泞里,还是荆棘上,都比成为别人的或者自己的一个幻想要来得踏实。
 
家康便是如此,所以做出了所谓的抉择。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挥下了铁拳,同时也用肉体接下了泛着血光的刀刃,试图去感受曾经最爱的人对自己的那份仇恨。
 
鲜血在流淌,皮肉所感受到的只是如同灼烧般的炙热。
 
当双膝再也不具有支撑自己躯体的力量时,三成抽出早已观察对方腰际的刀尖,举起手中的长刀,脸颊流淌着只有家康才得以看见的泪水。
 
“消失吧,德川……家康!”
 
身体所感受到的每一处疼痛都不是虚假的,无论是近乎撕裂般的痛楚,还是那好几次游离的意识,家康没有自信能够从那凶光凛冽的银刃下生存下来,然而现在的德川家康却站在这里。
 
站在日之本的土地上,站在大阪城的城门前,回忆的却是那个企图亲手斩灭自己的男人,耳边回响的也是那模糊不清的呼喊。
 
(家康……)
 
石田三成未能给予德川家康致命的一击。
 
他没有能够杀死德川家康,这是只有少数人才知道的秘密。
 
当亡灵环抱着血迹斑斑的躯体来到自己面前时,双腿如同被钉在了脚下的“泥泞”之中,无法动弹。抉择的机会再次来到自己身边,若是想要杀死现在的三成,他绝对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然而家康仍然从永远只能活在梦中的女人“手中”接过了沉睡在昏迷之中的银发男人,为他抹去了残留在眼角的血泪。
 
“三成……”
 
俯身亲吻,这次是与之前不同,可依旧是血的味道。
 
为伤痕累累的男人褪去了铠甲,用白布擦净了身体,仍由从伤口流淌的血液染红了池水,家康只是静静的等着三成再次醒来,有时也会在男人的耳边哼唱着两人曾一同听过的旋律。
 
“为什么还要回来……三成……”
 
好不容易才将你埋入记忆的深渊,为自己捡起了修罗的地狱,为何你还要回来?
 
缠上脖颈的双手,家康听着自己的呼吸。孱弱的身体如同纸片,仿佛稍稍一用力就会折断一般,家康垂下实现,将目光停留在那近乎苍白的容颜,同时也留意到对方那荧绿的眼瞳。
 
“不动手吗。”
 
三成的声音如同那晚一样尖细,尖细得让家康觉得好陌生。
 
“你一直都想这么做吧。应该说你不得不这么做。”
“……”
“你的野心,现在的我看的很清楚。”
 
丑陋,自负,傲慢,且肤浅。
 
“所以快动手吧。”
 
随着眼瞳中的光芒再次消逝,家康也在同时松开了双手。
 
我有太多杀你的理由,家康低语道,可同样的我也有下不了手的原因。
 
“当然,这并不是所谓的谢罪。”
 
从浴池中起身,家康将干燥的白布包覆住了三成的全身。无论是鲜红的伤痕也好,还是脖颈处的勒痕也罢,家康讨厌看到那白皙的仿佛失去血色的皮肤上留下任何的印记,哪怕它们的主人属于自己,唯独这些,家康无论如何都想逃避。
 
德川家康在石田三成心中,永远只是个胆小鬼。
 
为每一次伤害寻找着借口,家康亲手折断了那双纤细的腕骨。为三成套上了无形的锁链,被囚禁在自己那狭隘的世界中,家康在实施这样的暴行之后,却一口一口的将食物送进男人的口中。
 
结果是,三成的身体如同羽毛般,日渐变得消瘦。留下的仅仅是一具没有意识的躯壳,不懂的哭泣,更不苟言笑,如同一具会呼吸的傀儡,静静的听着家康说的每一句话,等到属于他的梦想能够实现的那天。
 
“三成,你听得见吗。”
 
明知故问,只会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可悲。
 
看着对方眼中的空洞,家康笑的更为大声了。
 
“和你这么在一起……你知道吗?对我来说,那是多么快乐的事啊。”
 
满是伤痕的双手,第二次缠绕上了男人的脖颈。这一次,家康俯身在男人的鼻尖上落下亲吻,接着是双唇短暂的触碰,三成像是领会了什么,顺势闭上了双眼。
 
“果然……无法实现的美梦,是我对你最大的赎罪。”
 
感受着肉体所受到的挤压,因无法呼吸而模糊的视线并未让三成感到恐惧。身体因缺氧而开始痉挛,直到眼前一片空白,三成感觉到滴落在自己面颊上的温热液体,缓缓举起早已麻痹的右手,紧紧揪着男人肩后的衣领。
 
“三成……”
“……”
 
家康的声音中带着笑意,微微打颤,不停的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祝你,做个好梦。”
 
……
 
然后,连同我那虚无的梦境一同死去。
 
 
 
 
为何坚定,又为何动摇?
 
一切的野心,从一句质疑开始。而让一切复苏的关键,便是三成。
 
(你也同我一起,为丰臣而活下去吧。)
 
为谁而编制了谎言,又为谁而许下了诺言?
 
有没有那么一瞬,我考虑过放弃一切,只为让你留在我身边?
 
即使在这太平的盛世,也寻不回我所失去的那份至高的幸福。在这人人所欢笑的平静中,我不得不坐在窗边,向着夜晚的残月举杯,为心中的那份鼓动着的野心而忏悔,思念的仅仅是一个逝去的“罪人”。
 
活着,便是你仍然恨着我的,最好的证明。
 
(我恨你……家康。)
 
临终的遗言,是曾经最美的告白。
 
死去的人,带走了天下人最后的羁绊。
 
“一切果然是无法实现的梦境啊,三成。”
 
与你所度过的每一天,如今都变成了如此。
 
剩下的,只是建立在爱与恨之上的思念。
 
 
 
——fin——
 
mushimako。
 
好久不见,瓦西是裤衩。
 
从广东回来,然后参加了《魁拔》首映,见到了柿子,然后去了ccg,拿到了签名。可以说是辛苦但是十分圆满的生活,暂时清闲下来了,于是就先把这篇欠下的repo性质的衍生同人给码完了。
 
深沉的战果paro已经多久没写了根本就不会写了好吗……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看过小AK的这本本子,真的是好棒,请务必去看下哦~
 
因为有repo性质,所以借用了本子中的几句原话,加上配合当时设定背景而写了点自己的剧情在里面,然后回头一看:哇擦擦,写的是什么orz……拿的出手吗我……
 
这本本子中的权现留给我的印象太强烈了,所以脑子里思考的都是权现的事。所以针对家康做了那么多的描写,可能因为比较像是阐述权现的心理,所以时间轴有点跳跃,阅读造成障碍了真是抱歉……
 
不过!请务必去看下小ak的本子!
 
真的好棒————!!!好棒!!!!!!(打滚。
 
有H哦~是R18哦~不会吃亏的~比我写的要好多了(orz……
 
总之看到这里的朋友感谢阅读!
 
明天会抽空填坑~~=w=!
 
 
2011.7.9
 
In Shanghai, China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
プロフィール
HN:
Mushimako。
年齢:
25
HP: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11/16
職業:
学生/アメリカ留学中
趣味:
Anime/同人小說創作
自己紹介:
-Real Name:Olivia
-中国/上海/Chinese
-Mannga/Anime/Game

本命
-トッキュー!!
-One piece
-おおきく振りかぶって
-Initial D
-Evangelion
-銀魂
-かわい由美子
-ヨネダコウ
-日高ショーコ
-山田ユギ
-吉永史
-あべ美幸
-子安武人&関智一
-小西克幸&野島兄弟
-中村悠一&柿原徹也&下野紘
-戦国バサラシリーズ
-逆転裁判
-踊る大捜査線
倒計時。

- 雖然在美國但是心在戰國打仗
- 偶爾會回來去當個刑警趁機摸搜查和檢察官的大腿
- 櫥氣越發嚴重了目前十分困擾…

-
不玩不看就會死。
戰國basara3家三同人《瓦西瓦西》開宣!



↑公式站請戳banner↑

家三同盟


GAINAX



逆轉裁判系列
戰國basara系列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ChatBox。
Sina。
応援。


 







Counter。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