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oyamushiko@gmail.com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刊名:《おままごと》

作者:最中

CP - 德川家康×石田三成/戦国バサラ

サイト:http://monaka.egoism.jp/b/


cover



詳しいは「つづきはこちら」


首先感謝最中太太的禮物!!><!!真的很高興,在這裡表示感謝!
所以這篇repo性質的感想文會有一部份保留了原臺詞,幫助大家理解和探討。

記得當初在主席家看最中太太的本,是那本狸貓的本。比起其他的家三本,最中的家三本有一種非常不一樣的感覺,詮釋的是更為內在的東西,然而這個內在不是說是家三兩個人感情背後有著什麽樣的過去,而是更深入的去分析德川家康這個人的內在精神世界,對家三之間的關係有著什麽樣的影響。

狸貓本不必多說,今天主要來說下這本《おままごと》。老實說這個…中文是辦家家…標題就把我徹底打倒了可惡————(后灣。

於是我們來見識下最中太太這本叮囑我們“飯要好好吃”的本(誤)。



本子的開頭,是這麼一段話。

火葬の煙、夜、月の欠ける半カ月、虚空、そして月に入る。ここに業の残りのある間とどまり、業が付けると、虚空、風に入り、雨と鳴り、地下に入って食物となり、男性の精子と鳴り、母体に入って再生する。 —— by 最中 《おままごと》

火葬(時所騰升起)的硝煙,殘缺的半圓月,懸掛在空中,接著沒入月亮之中。遺留在這裡的罪孽在此時戛然而止,帶上(新的)善惡,在天空,融入風中,與雨聲(一同)鳴響,在地下化為食物,與男性的精子(一同)鳴響,進入女性的身體,得以再生。 —— 中国語 by mushimako 原作 by 最中

因為翻譯不太準確於是我放一下部份賜予的中日對照。

欠ける = 殘缺
虚空(こくう) = 天空/天上
業(ごう) = 善惡的行為/罪孽


在這段話的上面有一個畫面,非常應景,像是某種儀式。天空上掛著滿月,阿市的魔手高舉著三成,下面站著家康向天空(三成?)伸著手,面前是一個火炕。不知道爲什麽看著有一種血淋淋的感覺…我個人非常喜歡。

於是我們開始講故事吧。


故事是以阿市的【家康線】作為結局,也就是家康把三成殺死阿市在那哭哭啼啼響起他老公的那個。

趁著家康在和別人講話時,阿市來到死去的三成身邊。

"吶,暗先生。告訴我吧,你究竟是為何而戰呢…?在你的胸口又是什麽在沉睡呢?阿市也想知道是什麽讓你哭泣的呢?"

「ねえ、闇色さん。教えて。。あなたはどうして戦うの?あなたの胸に何が眠っているの?あなたが泣くわけを市もしりたいの」

接著阿市就用她的魔手纏裹上三成的屍體,家康來了后阿市有點遮遮掩掩。

這裡阿市應該是用魔手將三成的靈魂給捲走了,想起片頭的那個文藝小詩歌,阿市應該是燃盡了三成充滿憎恨的肉體,然後誕生了三成另一種善惡吧。不過這個只是我個人的理解罷了,還是主席提點的www。謝謝主席~

"阿市殿,一起回本陣吧!戰爭已經結束了。"

於是阿市就和我們的光先生一起回去了。

回去后的鏡頭是家康和阿市在用餐,應該說是阿市在用餐,但是卻不怎麼吃。聽到傳言的家康特意去找阿市,問是不是有這樣的情況。

"聽說你都不怎麼吃飯,是不是有什麽地方照顧不周讓你沒什麽食慾"←大致翻譯,字面的意思是"用餐是不是有什麽不自由的地方"。

阿市卻說,因為誰都不在,我不喜歡一個人。(「だってだぁれもいないの。。一人はいや」)。聞言的家康笑著說,一個人吃飯很寂寞吧,那我和你一起吃飯吧!

↑這麼說道的家康和阿市已經吃飯,表面上看似平靜,有那麼一瞬間家康想起了三成,表情變了。那種像是口中非常好吃的飯菜突然變得異常苦澀一樣,這樣細小的變化被在旁的阿市察覺到了。

市「光色さんも一人で食べているのね。食べたい人がいるのに、一人で食べるのね。それはさみしいわ。一人のご飯はさみしいの。。光色さんがあたたかいのにさみしいのね」

這句話里我個人有個疑點,其實從字面上翻譯過來,字對字的話.應該翻譯成:

市 "光先生也是一個人吃著飯呢。明明就有想吃的人,卻一個人吃著飯呢。這很寂寞吧…只有一個人在的飯局很寂寞吧……光先生明明那麼溫暖卻好寂寞"

當初看的時候嚇了一跳,是不是應該轉換下角度去思考呢?將那句"明明就有想吃的人"想成"明明就有想要一起吃飯的人"|||雖然這麼想,不過因為稍微的偏差整個故事的劇情就完全變了一個方向,所以還是想先請教下最中這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擦汗。

故事繼續。

家康似乎沒有明白阿市說這些話的用意,想要解釋什麽卻被阿市意味深長的一笑給打斷了。

市 「かわいそう。。光色さんは何が足りないの?何を食めば満ちたされるの?戦いが終わったのに光色さんかなしそう、足りなくてさみしいの?」

あなたをかなしくさせるものは、ほんとうはなぁに?

市 "好可憐…光先生是哪裡覺得不滿足呢?究竟吃什麽才能填飽你呢?戰爭明明已經結束了可是光先生看起來好悲傷,因為不滿足所以才寂寞么?"

讓你如此悲傷的,究竟是什麽呢?

被魔爪包圍的家康各種驚恐,阿市的話也讓他開始思考。

ワシをかなしくさせるもの

讓我感到悲傷的....

* 這裡的【もの】用的是假名。可以指【人】也可以指【物】。因為在被魔手捲進黑暗后家康身邊出現的人是三成,所以這裡我將他理解為“讓我感到悲傷的人…?”

被魔手卷入其中的两人,家康和三成,在阿市的世界里再度相遇。当然,三成只是一个什么都做不到的灵魂,家康却是实实在在的活人。

枕著三成的膝蓋,看著三成的家康還未來得及說上一句話,三成就俯下身,開口。

三成 「家康。まだ腹を満ちたしてはいないだろう?貴様は強欲だからな。」
三成 "家康。你的肚子還沒有被填滿吧?因為你是個貪婪的人啊。"

於是"家康將三成放在嘴邊的故事"就在阿市的世界里開始了。



看到三成在自己身邊非常驚訝的家康,爲什麽死了的三成會在這裡?!你應該已經被我…被我親手…←思緒還在混亂中的家康啥都說不上了,但是沒想到三成從身後拿出個飯糰,遞給家康。

三成: 吃吧!

家康想道謝都沒的機會,三成是會這麼好心遞給我食物的人嗎?不愧是夢啊凡事都能那麼順利。如是想到的家康結果三成遞給自己的飯糰,咬了一口,結果被鹹的差點嚥不下去,不過沒有說出來。

三成: 很鹹是嗎?這是你在某次出征時勸我吃的飯糰因為實在太煩人所以不得已才吃了。
家康: ……的確我親自捏過飯糰給你,沒有想到是這麼鹹澀的味道。


不過吃起來并不覺得不快←這麼厚臉皮的德川先生立馬遭到三成的反擊。其實三成真正的用意根本不是爲了讓家康吃飽才好心遞上的飯糰。吵完后三成又拿出了桃子。

這顆桃子是當初家康送給三成、想讓三成嘗一嘗的。不過三成當初想拒絕,是因為把弄髒手上的書.結果家康又是喋喋不休纏著三成,三成不得不咬一口家康手上的桃子。

三成: 結果還不是弄髒了!!

其實這段回憶還算是比較可愛吧,我個人覺得。看著手中的桃,家康不禁感歎原來當時那個桃子的味道竟然是如此甘甜。在一旁的三成的一句話又讓我糾結的不得了。

三成 「胸やけがしそうだった」

這裡最中用的也都是假名。和主席討論下來,說不定這裡有幾重意思。

語言上,轉換成漢字的話可能會有兩種情況「胸や怪我しそうだった」和「胸や汚しそうだった」。

怪我=受傷,汚=弄髒。

第一種意思,也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把我胸口都弄髒了←
第二種意思,也就是另外個漢字的意思:把我胸口(心)也弄傷了
第三種意思,就是對胸的詮釋改一改:把我的心也弄髒了

對不起我就只能翻譯的那麼老土…SORRY…不過我個人傾向一語雙關,就是三成表面上說的是"把我的胸口(衣物)都弄髒了"實際上暗指"接受家康好意的三成,心思也受到了一定的影響,可能是產生了一些特殊的感情"←當然對象是家康,所以在三成眼里多少是份'不乾淨'的感情吧。

三成: 你給我的東西就沒有一個是像樣的。
讓我陪你喝酒,你知道你在做什麽嗎?那時可是出征小田原的前夜啊!你還記得你回三河前對我說了些什麼嗎?!


這麼細小的事情,三成都記得一清二楚,家康一定非常驚訝。沒有想到這些事你都記得啊…我和你一起在豐臣旗下的時候的事…←還未等家康說完,三成就揪著家康的領子開始咆哮了。

三成: 這是爲什麽!明明我們共同度過了那麼多的時間!爲什麽你就是不理解!我從你身上所嘗到的是什麽樣的味道!!

* 這裡感謝會長,終於讓我把這個詞給搞透了…

三成: 爲什麽你就是沒辦法理解我?!爲什麽我們就不能一直走下去!(指一直一起為豐臣效力)只有我...只有我被你給予(指家康送東西給三成)然後全部被你奪走!!

三成: 你不明白,你也不懂,更沒有認知到這份罪孽的沉重!
飯糰也是,桃子也是…如果今天不給你嘗它們味道,你一輩子都不會明白!


咆哮了有沒有————————————!!咆哮了有沒有——————!!

但是在這裡還不能用勁全部的力氣去咆哮————因為後面還有更讓你咆哮的東西————!!

三成: 你怎麼會知道?!你根本什麽都不明白!你擅自對我施與"給予",然後將我的全都都奪走!除了將你殺死以外還有什麽方法能夠讓你嘗到這份絕望的滋味?!怎麼樣才能讓你嘗到你的這份罪孽的滋味?!

 ……但是這些現在都無法實現了。

沒錯,因為三成已經死了,被家康殺死了。

三成恨著家康,甚至到了要手刃自己的地步,所以他死了。

被家康殺死了。

在家康的心目中三成就是這樣的男人,這樣反而更好。若不是這樣,才會讓家康感到困擾。(這裡是家康的心理獨白)

家康: 事到如今你變得怎麼樣我已經不再想知道了

但是只有憎恨,我從來沒有給予過你

所以我才會把你殺了


家康: 如果我吃了這份憎恨(三成),那我的心就無法再被其他東西左右,事到如今我已經不想再去想你究竟是怎麼看我的了!

* 原臺詞「ワシを憎む妄想(みつなり)を食めば、ワシの心は諦めがついて乱れずに済んだ!

* 食む=食める=食めば ←有吃的意思,同时也有破坏的意思
* 諦めがついて乱れず ←大致的意思是"想通"的意思。


這句話用另一種方法詮釋,"如果內心充斥著憎恨的妄想(指三成),我的心就沒有辦法被其他的事情左右"。因為這裡的畫面是,家康笑著,身體里有一個三成。按照我個人的理解去解讀,大概是"把三成吃下去后,家康的心裡就裝不下任何的東西了吧"。

家康: 因為至今為止我都是那麼愛著你啊!三成是笨蛋!←賣萌禁止啊你!!
三成: 鬼才知道啊啊啊——!!


家康: 你問我怎麼樣…竟然能夠夢到如此美好的夢,如果能夠化為現實的話我寧願捨弃現在的安泰…

家康在這裡是捂著臉,所以我不知道他說的這句話是真心話,還是違心的場面話。不過在我心裡可能更偏向違心的場面話,家康之前所做的一切,因為這種美好的夢而捨弃現在的和平盛世,之前的一切犧牲、忍耐都會前功盡棄,我認為他是不會做出這種蠢事的,至少最中筆下的家康是不會這麼做的。

三成就這樣看著家康。"你在說什麽蠢話?"←說完,便揭開了魔手的黑幕。

三成: 這可是現實,我死後靈魂被那個女人的魔手給捲入了這裡,就連殺死作為活人的你都做不到!

不用急躁,家康——
光是這樣我的仇恨是無法傳達到你那裡的。

家康: …的確
原來這並不是虛無的妄想啊,三成是在真實存在著的啊。


(摸上三成的臉)

家康: 我總算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了,總算知道你變成什麽樣…

三成: 還不夠!還不夠!


你還沒有認識到這份仇恨!這樣的結果我不認同!

三成: 吃了我!家康!這次就把我吃了,然後為之癲狂吧!
贖罪吧!讓我沒入你的靈魂、嘗一嘗這仇恨的滋味!


這裡三成是掐著家康的脖子說的,明明是很恐怖很血淋淋的話,但是德川先生竟然笑了...

德川: 如果(和其他事物一樣)把三成吃了的話,一定會像之前那樣,味道全部都這麼流走了吧。即不會喜悅…更不會為之悲傷。三成他一定不知道。


這句話我真是看的想掀桌。

德川你是說三成因為秀吉之死而導致對你的仇恨,在你心中根本是不痛不癢,留不住的嗎?!你好歹諒解下三成的血淚啊!!做Bloody angel你以為很容易的嗎!!你這個shinng fatso!!

就在家康糾結的時候,同樣被阿市的魔手捲走靈魂的長征先生出現了。

長征: 擦亮眼睛看清現實吧!不然的話可是會墮落成惡。

回過神的家康伸手摸上三成的臉,這個時候的三成兩眼淌著血淚。

家康: 就想我不瞭解三成一樣,三成也不瞭解我。三成你一定不知道,只要你留在我的身邊,我(的肚子)就會非常充實。

【接著家康就吻上了三成】

家康: 三成…只有三成…絕對不能到我的心中來。

說完,由阿市的魔手建立的世界就消退了。

↑看到這裡瓦西又咆哮了。干——德川先生你是覺得你那一肚子的黑會真正弄髒三成吧!還是說,你怕三成被你吃了后,會像其他事物一樣流掉(不是人流)么!!!!!

真想喂你20個饅頭噎死你個貪得無厭的傢伙!!(炸。

阿市: 沒有吃掉呢。

回到現實后,第一個看到的自然是始終在房間里的阿市。

阿市: 你和阿市一样只是一具空壳呢。不把那个人偶吃掉吗?(←這裡的【人偶】应该是指【三成的屍體】)只是到嘴邊就滿足的扮家家遊戲嗎?【這裡有個特寫,家康的嘴角旁邊有一點紅的】

家康: 不是這樣的哦,阿市殿。

家康笑著擦了擦嘴。

家康: 我并不是一具空殼,裏面可是被填的滿滿的呢。整個心口都是,只是不經過喉嚨罷了。



最中的本子到這裡到此結束了。

感慨的地方有很多,看了6遍才真正的看明白這本本子的內容,其實撇開basara,在看的所有同人本中,還是第一次看到最中用這樣的手法去詮釋故事。

深度探討了家康與三成兩人的個性,而創作的家三的故事。除了對這兩位之間的羈絆有更深的認知之外,對家康和三成這兩個人也有了一個新的認知高度。不過我想,這個故事的梗最初只是單單的一句"吃飯"吧,沒有想到會牽扯出這麼深程度的內容……最中太太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大腦啊QAQ!!


感謝會長的協助,有些日語的地方請教了會長,順便一提,會長看到這個本子,還感歎了一句"搞基現在都變得那麼高級了?!"身為宅男你是不理解的吧看你的純肉本去…

於是過會要寫日語版了…嚶嚶嚶…瓦西的渣日語…哭…

最後感謝閱讀!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看到这里突然想起了小王子里面的话呢,如果王子没有驯养狐狸,狐狸就永远不会把王子当做特殊的人来对待,也不会记着他头发的金黄色,被驯养这件事情本来就会让生活有所不同。家康可能从某种意义上改变了三成,但是改变完又擅自放手可是相当不负责任的表现,三成不是那只知道要别离而理智地面对的狐狸...从那以后,每次看到阳光都会想起对家康的憎恨 这滋味实在太过苦痛
黑熊子 2011/09/08(Thu)18:43:41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
プロフィール
HN:
Mushimako。
年齢:
26
HP: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11/16
職業:
学生/アメリカ留学中
趣味:
Anime/同人小說創作
自己紹介:
-Real Name:Olivia
-中国/上海/Chinese
-Mannga/Anime/Game

本命
-トッキュー!!
-One piece
-おおきく振りかぶって
-Initial D
-Evangelion
-銀魂
-かわい由美子
-ヨネダコウ
-日高ショーコ
-山田ユギ
-吉永史
-あべ美幸
-子安武人&関智一
-小西克幸&野島兄弟
-中村悠一&柿原徹也&下野紘
-戦国バサラシリーズ
-逆転裁判
-踊る大捜査線
倒計時。

- 雖然在美國但是心在戰國打仗
- 偶爾會回來去當個刑警趁機摸搜查和檢察官的大腿
- 櫥氣越發嚴重了目前十分困擾…

-
不玩不看就會死。
戰國basara3家三同人《瓦西瓦西》開宣!



↑公式站請戳banner↑

家三同盟


GAINAX



逆轉裁判系列
戰國basara系列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ChatBox。
Sina。
応援。


 







Counter。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