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oyamushiko@gmail.com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刊名: Stand by me/The nearest place再錄集4
作者: 石田新(歸路kiro)
CP向: 和準(R18)


章節名

1. Stand by me 1
2. Stand by me 2
3. Preventive Line
4. Distance of life
5. The nearest place



 
 
* 此repo包含個人理解,對原作原文(日語)的理解可能在翻譯上有些偏差,一切遵循原作,有疏忽的地方請諒解。

點擊"つづきはこちら"查看全文。


 



和歸路太太之前幾篇的作品不太一樣,stand by me採用的是和己→準太這樣的CP模式。因為喜歡準太,所以不想傷害他。認為自己的情欲會傷害自己做重要的人,反而一直畏縮的人是和己。

其實stand by me之前還有一本シリウス, Stand by me 应该是以这本为主线延伸下去的一个故事,所以必须得简短说明下シリウス的故事线。

時間還並未說到桐青在夏季戰敗,而是合宿時的故事。參加合宿回來的和己,以及倚在和己肩頭熟睡的準太,毅的一番話應該是開啟一切的鑰匙。

"正因為是和己學長,準太才會這麼做吧。平時我坐在準太身邊時他總是把頭挪的遠遠的。"

回程的路上和己有了想要親吻這樣的準太的衝動。在歸路筆下和己是個非常自控的人,應該說爲了準太,忍耐的痛苦是多少倍他都願意承受,不過正因為如此,失控也來得很容易。準太醒來時和己裝作若無其事,卻指了指自己肩膀對準太說"再睡會吧",準太高興的笑了。

時間回到夏季賽結束,桐青戰敗。一個人坐在角落不甘的哭泣的準太,看到和己時只能強顏歡笑。

和己: 累了嗎。我的肩膀借給你,好好睡一會吧。
準太: ……睡不著啊……和學長……和你在一起神經就會變得鬆懈…所以我根本一點都沒有變強啊…

對不起,對不起

道歉的不光只有準太,仍然有和己。這個反復被強調的梗可能是原著里留給作者的印象太深刻,老實說當初我也真的是跟著桐青的各位一起哭了。

夏天結束后,爲了迎來第二個夏天,同時也是作為王牌,準太必須繼續將棒球進行下去。然而和己是選擇離開,或者說是逃避,選擇在遠處望著後輩們的身影。

偶然有一天接到利央的短信,得知準太病倒的消息。因為訓練過度已經收到風寒,有些低燒的準太不得不在家裡休息。看到面紅耳赤的準太和己又一次察覺到身體里那不安分的情欲,強忍過去只能接著學長的身份對自己的後輩后表示慰問,卻沒想到準太竟然任性的向和己抱怨起來。和己只能苦笑著聽完準太的抱怨,提議是否需要自己幫他做些熱粥,準太突如其然的靠上了和己的肩頭。

準太: 和學長能來我真的很高興。果然,和和學長在一起,最能夠讓我安心啊。

這句話對準太來說也許是發自內心的一番肺腑之言,可卻成為了和己掙脫枷鎖的導火線。

推開準太后和己的面色也凝重起來,準太不可能不察覺到這樣的異常。

和己: 準太。不要再在我面前露出那樣沒有防備的模樣,也不要信任我,更不要因為相信我而向我撒嬌。我無法成為你想像中那樣的人。

起身準備回去的和己被準太攔了下來,和己的一番話讓準太一頭霧水。當準太不停的追問時,和己拉過準太便附上了親吻,望著因為太過驚訝而愣在原地的準太,和己說道:

"我並不是你可以尊敬的好前輩。"

接著和己近乎是用了最粗暴的方式強上了準太。

醒來后屋裡已經沒有和己的身影,身體的疼痛讓準太想起了幾小時前發生的事。即便如此,屋內的餐桌上還是留下了熱疼的白粥。

【爲了我買了藥回來,作了白粥,甚至為我歡了衣服】

這樣的和學長……

「ごめんな」

好きになってごめんな

對不起,喜歡上了你。

準太唯一記得的,就是學長在離開前一直摸著自己的頭髮,在耳邊不停訴說的話語。

傷害準太對和己來說,遠遠比起傷害自己要來的痛苦。

已經無法在看到準太在我面前露出笑顏,也無法向平日一樣並肩走在一起,無法讓他拋下一切顧慮倚著我的肩頭,就連依靠著信賴而繼續下去的棒球……也已經無法再實現了。

因為一時的衝動將原本打算自己背負的一切都毀了,陷入深深的自責的準太,等來的卻是重新站在自己面前的準太。大聲呵斥著準太離開,準太卻固執的停留在原地,相反的,卻大聲責問起故作冷漠的和己來。

準太: 學長是想要讓我對你的一切感到幻滅,然後一個人背負著一切,將我們兩人之間的事當做什麽都沒有發生過嗎?你覺得這樣真的好嗎?

和己: 即使如此…你繼續留在我的身邊我只會讓你繼續受傷,除了離開我找不到任何其他的方法……!

所以…對不起準太。

無論何時都將自己的事放在第一位,完全不顧慮自己的心情的感受,這就是與自己搭檔的河合學長。無論和己說了多么殘酷的話,準太所體會到的只有這一點而已。

準太: 我對和學長…真的十分尊敬你,也喜歡棒球…因為那是和和己學長一起的棒球。因為棒球我們才能有所交集,和己學長離開后我才發現,當需要離開你,在你和棒球之間做出個選擇真的很困難。但是我……還是想要珍惜學長……!

我并沒有想到學長對我會是那樣的喜歡…無論是像是那樣前所未有的行為…還是突如其來的發展…雖然很可怕,可是我并不討厭學長那樣觸碰我。

準太: 要和學長分開我絕對不要!只要兩個人能夠在一起我怎麼樣的無所謂,像是這樣的心情…不會再有第二個讓我會有這樣的心情了……!

稱不上是告白的"告白",讓和己抑制不住想讓去觸碰對方,可選擇半空的手卻停了下來。準太察覺到了和己的動搖,便扶上了和己的手,牽引到了自己的臉頰旁。

「触ってください」

接著和己再也不想被理智所約束,擁抱了自己心中最為珍視的人。


Stand by me便是以這樣的背景而展開的延伸故事,可以說是非常長。當然,シリウス也可以作為一個單獨的短篇來看,也是不會有違和感的。不過因為這兩人在圖書館僅僅相擁的畫面太讓人在意了,Stand by me作為一種後續反而讓這兩部作品看起來更加過癮,於是我就帶著這樣的心情寫的repo。


首先場景是兩人在自己家中聊著電話,說些有的沒的,和己時不時的在望床頭的時鐘。正當準太聊的起勁時候,和己突然打斷了準太的話。

和己: 抱歉準太,先讓我說一句。生日快樂。

這是準太抬頭望了望時鐘,發現真好是午夜00:00。忍不住笑出了聲,準太揶揄般的說道,和己難道就是爲了說一句生日快樂而特意打來電話還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那麼久么?電話另頭的和己忍不住害臊起來,可是這份喜悅伴隨著感動,對於準太來說或許那是比什麽都珍視的禮物。或許是太過高興而忍不住落眼淚,和己聽到電話中準太沒了聲音,便問道是否又在哭了。準太矢口否認,可和己十分清楚,準太心中承擔的不安,光是想要傳遞對自己來說他是多么的重要,只是這樣就會讓準太動搖。

第二天按照約定和己去接準太訓練結束,在更衣室忍不住親吻,當和己試圖觸碰更多時,準太便一臉驚恐。腦海中瞬間浮現那天準太哭著向自己求救的情形,立馬回覆理智的和己耐心的為準太穿山衣服,說自己出去走走冷靜下。

這樣的場景不可能在準太的心中沒有激起漣漪。明明清楚在自己喜歡的人身邊就會想要觸碰,明明知道學長對自己的喜歡是包含怎樣的情欲,但是自己已經到了極限……

即使清楚自己的心中有懷著同樣的情愫,可害怕告白后的失望,所以一直逃避,讓學長一個人背負。究竟何時自己才能展開心胸,變得堅強?

時間終於迎來了畢業的那天。遠遠望著和己,準太沒有像平日那樣留在和己身邊,只是這麼遠遠的望著,便離開了。不想在學長的身邊,是因為害怕,所以選擇逃避。然而卻沒有想到學長早就留意到自己的存在而追了上來,驚慌失措的準太只得說了謊話,可和己實在太過瞭解準太,這樣的藉口根本無法得到和己的認可。

和己: 那你這樣什麽也不說,就這樣讓我離開,你就覺得滿足了嗎?不會覺得寂寞嗎?這段時間你必須一個人自己變強……

很寂寞…很孤獨…我不想讓你就這么走…但是和學長……

準太: 學長…恭喜你畢業。我沒有事的。

是逞強還是發自內心的堅持,恐怕就連準太自己也不清楚吧。不過在和己眼裡,這樣笑著的準太只是故作堅強罷了。若是有話想說的話,就直說啊!和己的要求近乎是自己在離開前對準太最後的請求了,可準太卻說這的確是自己發自肺腑的話。

和己: …我知道了。拉住你說了這些無聊的話真是對不起啊。

接著便是擦肩而過,反復兩人之間所建立起的一切都消失在風中。

爲什麽會喜歡上呢?爲什麽不能以後輩與前輩的身份繼續維持下去呢?
明明覺得像是這樣近在咫尺的兩人,就能夠永遠的受到重視的自己——



冬天結束迎來了春天,然後春天悄然離開,迎來的是我與前輩不停追尋的盛夏。

為夏季賽做著準備的王牌投手——準太,以及隊員們也開始變得忙碌。然後每次路過那條熟悉的小道,想起的都是學長倚在那扇窗戶旁笑著向自己揮手的記憶。然後這樣的事已經不會再出現了。正當準太逐漸失去信心時,和己卻又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是和平日一樣的學長,讓準太又開始動搖。喜出望外的準太為之前兩人起的爭執而道歉,并沒有想到和己還會與自己有聯繫,明明說著正經的對話準太的肚子卻咕——的叫了起來。和己忍不住笑只得邀請準太來自己家裡做飯。

和己: 好久沒有兩人像這樣說話了。我想和準太兩人單獨在一起。現在才聯絡你,真是對不起。
準太: ……唔……對不起……我也……

在和己家吃飽喝足的準太和和己聊了聊近況,和己提出要用自行車載準太送他去車站,無意間兩人距離太過靠近,和己想要吻準太,準太也很順從的閉上眼,可是卻遲遲沒有等到和己。和己將自己推開了,想要裝作什麽事都沒有發生,卻不料被準太拉過肩膀,由準太主動送上了親吻。

這回輪到和己腦海一片空白了。拉住企圖逃走的準太,順勢推倒。過程就不詳細描述了,因為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描寫H…不過和己應該說是更接近黑化,不愧是雙子座的男人呀(汗|||)準太自然怕的不行,也嘗試過忍耐,可是最終還是怕的不行。聽到自己喜歡的人被驚嚇到不停抽泣不可能當做若無其事,就此收手的和己為準太拉上衣服,坐在床沿。

和己: 現在你明白了吧?想要珍惜你,想要寵溺你,我的感情…和這些不同,是比這更殘酷的戀愛感情。即使不是現在,但是總有一天我也會像這樣侵犯你的……!

即使想要逃避,明白這份感情會對你帶來多大的傷害,可是想要觸碰你的手卻完全不收控制。

和己: 最近我們不要再見了…當然等過去了我會再聯絡你…所以距離是必要的…

準太并不是想要拒絕,害怕的理由只是沒有自信。

還未等和己說完便擁抱著和己的背脊,這麼說著的準太終於第一次對和己敞開了心扉。

準太: 因為和學長很看重我不是嗎?但是真正的我啊…只要離開學長什麽都做不好,棒球也好,平日也好…這樣的我會不會被學長看不起?認為我是個笨蛋?這樣我豈不是就變成學長的累贅,造成你的負擔了嗎?我是真的喜歡學長,所以我不想看到和學長對我失望的臉…!!

忍不住失控的開始大哭,和己只能用盡全力抱著大哭的準太。除了喜歡這樣的心情,兩人之間真的已經不像從前那樣,仍然擁有棒球去維持兩人的關係。這點是兩人所憧憬的,也是最害怕的。

和己: 不安的話就打電話,如果覺得離不開我那我就來見你。爲了不讓你一個人,我會做到我所有能做的事。所以別再哭了……

或許對即將分別的兩人來說這是僅剩的唯一辦法。無論是多么任性的請求,因為是和己,就一定會實現自己的願望。

在車站告別后,和己故意沒有告訴別人自己離開的消息,為和己送行的也只有準太一人,因為想要和準太兩個人獨處。看著列車遠去,準太感到眼眶濕熱,眼淚還未能掉下來,口袋中的手機便震動了。

【不要哭哦。】

因為是和學長,才能越過無法傳遞的夏天,越過那份軟弱,繼續走下去。


Stand by me 1-2的故事就此結束,preventive line是stand by me的一片番外,故事背景是準太考上了和和己 一樣的大學,兩人終於能夠在不久就搬到了一個地方。不用像以前那樣做好幾個小時的電車。其實這篇是部很短的故事,一半都是在H了…所以不多說。總的來說,就是和己認為準太一直將心事藏在心裡,自己也覺得過意不去,讓準太一個人背負那麼多。即使是兩個人在一起,準太思考的也盡是"兩人若是分開了該怎麼辦"這種消極的想法。和己注意到了,也在思考。所以在某一天急急忙忙讓準太趕來,帶著準太去的是一套整潔的公寓。

和己: 我一直在想…等你來了我們就一起住,所以找到了這套房子。你難道都沒有這麼想過嗎?

如果是準太,或許他會認為自己還沒有被神明眷顧到可以有思考這麼幸福的將來的資格。高興的緊緊相擁的兩人一起盤算著未來,歸路之後也一直描寫著兩人在這件屋子內發生的故事。

Distance of life的重點便是中國成語中的【金屋藏嬌】。別看和己學長一臉老實向其實他根本就不老實——!!當然這裡的【金屋藏嬌】他不是貶義,應該說是和己對準太的愛護過度。因為一直為準太做著考慮,在外面也是顧慮到準太為疏遠兩人之間的關係,為的就是不讓兩人之間的關係暴露而讓準太收到不必要的歧視或者非難。

然而在準太心裡,和己的這些好意就完全變了味。

單方面的認為和己本人不希望兩人的關係曝光是因為從心底看輕兩人之間的戀情,因為是同性,而且和己本身就是一個優秀體貼的人。認為兩人之間的關係是可恥的,所以才如此避諱。陷入這樣不安的準太也只能藏在心裡無從發洩。有天和己遇到慎吾他們便出去小喝了幾杯,卻沒有告訴準太,讓準太很受打擊。因為自己的手機響起電話另頭卻不失和己的聲音而讓準太非常沮喪,是否和己因為怕別人知道兩人住在一起所以才特地不讓自己出現呢?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按照學長的心意吧。

拒絕了慎吾的好意,準太以感冒為藉口拒絕了,一個人留在家中。而在另一邊,和己得知慎吾擅自用了自己的電話打給準太而十分生氣的跑回家,看到回來的和己準太大吃一驚。可沒有想到和己竟然大聲質問準太是否有什麽事情瞞著他?

和己: 爲什麽你要一個人忍耐?有什麽話想說,就對我說啊!
準太: ……是和學長在忍耐吧?讓你變得這麼不自由…真是對不起…
和己: 爲什麽要道歉啊!如果我要忍耐的話就根本不會和你在一起!

爲了迎合自己的臉色而將自己的想法扼殺,我想要讓你高興用盡了所有的辦法,可是你都不會覺得高興吧?一個人在那不安,是不是和我分手你才會覺得解脫?是不是覺得這樣會比較幸福?!

無法反駁的準太只能放聲大哭,的確如和己所說的,准太是壓抑了太久太久。

難道不是和學長一直在隱瞞我們的事嗎?難道不是和學長向家裡人隱瞞嗎?

和男人交往真的很令人可恥吧…我難道不是只有在這個家中可以和你在一起嗎?!

因為喜歡,所以爲了能夠和學長在一起什麽都願意做。既然學長是這麼想的,所以我也會忍耐。準太的想法就是這麼簡單,偏偏這也是和己腦海中所擔心的事。擔心準太害怕別人知道兩人的關係,害怕自己會影響到準太今後的人生,和己不得不忍耐在外面保持兩人之間的關係。然後有一點可以確認的是,和己從未覺得能夠和準太交往是件會令自己看到可恥的事。

將準太帶到大家的面前,所有人都十分吃驚。利央更是哭鬧著說剛才和學長生氣的模樣好可怕,原本關係甚好的兩人很快就聊開了,可是利央真的是個傻孩子啊,讀不懂空氣,竟然接著醉意拉著準太發起了花癡。

利央: 嗚哇——好久不見準學長,總覺得學長變得越來越漂亮了呢,嘿嘿❤(慎吾整個人都石化了,好可憐的慎吾…)

正當準太想要推開利央,卻被和己一把拉到了自己的身邊。推開利央的和己將準太摟進自己懷裡,近乎是前所未有的嚴肅,對利央正色說道:

和己: 抱歉利央,可以把手拿開嗎?準太是我的人。

好了——基本上就這麼石化了…全員…尤其是毅…利央他壓根沒懂|||

和己是用行動證明、應該說是澄清自己并不是覺得兩人之間的關係是那麼必須掩人耳目,然而真正向別人坦言時覺得害羞的反而是準太,同時也被和己的行為所感動。終於安心的準太,和和己回到了屬於兩個人的家。等準太睡去后和己接到了慎吾打來的電話,也許是好友也是同齡人,作為見證著兩人一路走來的慎吾可以說是說出了和己最想聽的話。

慎吾: 下次再一起吃飯吧,記得要帶上準太啊。
和己: ……嗯,一定。


以上就是distance of live, 最後迎來最終章的nearest place。

描寫的是慎吾、毅還有利央這三位見證人上兩人家吃飯的故事。其實說的就是三個單身男人被一堆同志情侶閃下狗眼的故事,看的時候無數次同情慎吾啊…還有利央真的是傻的好可愛。

因為習慣被照顧的準太對家事近乎一竅不通,所以全部由和己負責,自己只能在一旁喝酒解悶。結果真正開放后就醉倒了,睡在和己大腿上,三個單身只能滿臉汗+眼神死。聊到一半準太突然醒了,然後呆呆的看著和己,和己好老公病又發作,小夫妻的對話再次灼傷周圍的人,太可惡啦——

和己: 醒了啊,要不要回房間睡?
準太: 和學長?嗚…你不睡么?
和己: 我沒辦法睡啊,慎吾他們還在呢
準太: 慎吾他們…?你不房間睡我也不睡…

三個單身男人就開始抱怨啦————!一個說準太是不是喝醉了腦袋壞掉了,一個人吐槽大概是在和己面前才會那麼鬆懈吧,利央則在那趁機抱怨,說合宿的時候自己和準太打招呼準太都無視他。

三個人議論紛紛,就在這時候準太突然插嘴。也許是喝醉了,準太突然說起了兩人一路上走來的是,被慎吾吐槽說是在作說明演說(汗…慎吾你的怨念…)

準太: 我…擅自喜歡上和學長…想要隱瞞但是很快就露餡了…嗚…然後就和和學長走到現在…一般來說怎麼會喜歡上男人呢?一定在家人的介紹下交到一個值得驕傲的女朋友,然後結婚生下孩子…和學長一定會成為一個好爸爸…然後從大家那收到祝福…然後我卻從和學長那奪走了這一切…你們會不會輕視這樣的我…?

全場沉默,應該說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和己只是摸著準太的頭髮,視線對上的時候兩人眼裡寫滿了深情,結果準太卻突然說自己想吐,瞬間氣氛就全沒了。

第二次倒下的準太依舊纏著和己不讓他離開,只能維持這樣的姿勢讓準太繼續睡在自己的腿上,有煞到了周圍的三個大男人。揶揄的說沒有想到那樣的準太竟然還有這樣的醜態,慎吾不禁壞笑;毅則是一臉嚴肅,說沒有想到準太竟然會這樣不做考慮,而倆樣則是還在為看到準太的眼淚而興奮不已。看著這樣的朋友,和己不禁鬆了口氣然而,這次也輪到和己的自白。

和己: 我同樣也不認為準太會喜歡男人,同性之間交往也不會那麼容易。不過,即使朋友反對也好,家裡人反對也好,我也還是會選擇準太。

顧慮、煩惱,這些都是與幸福並存的。不經歷這些,是不會體會到現在的快樂與安心。

學長們是笨蛋,利央敲打著熟睡的準太的額頭說道。

和學長與準學長只是想要珍惜彼此才會在一起,即使分開了,不是以情人的身份交往,這份心情也不會改變不是嗎?

正是因為利央的單純,才能用最為簡單的話語一語道穿了兩人的心情吧。

作為外人的慎吾、利央與毅或許才更清楚,之所以不會輕視的理由、甚至不驚訝的理由,因為他們是看著兩人一路走來的見證人。由信賴感為基礎而建立的愛情,兩人之所以能夠在一起,光是回憶在球場上時的身影就能想到將來的結果了吧。也許兩人能夠住在一個屋簷下,互相依賴而生存,才是必然的結果。

慎吾: 我們不會輕視你的。和己你為準太打開了通向未來的大門,在球場上大家不都已經明白了嗎?

在球場上所經歷的日日月月,這份信賴仍然在繼續。

不光是和己,慎吾、利央、毅…對於大家而言,都是這樣的。

和己: 謝謝你們…真的謝謝你們。


第二天起來準太什麽事情都不記得了,只記得慎吾來過的事,除此之外什麽都不記得。當準太想要詢問時,和己卻親吻了準太的雙唇,害羞的滿臉通紅的準太愣在原地,一時不知所措,不知該做些什麽才好。

和己: 聽我說準太。能夠像這樣在你身邊,都是托你的福。

撫摸著準太漲紅的臉頰,和己說道。

和己:能夠喜歡我、讓我留在你身邊,真的謝謝你。

能夠喜歡上你,真的是太好了。


グランドで向き合ったあの頃の距離には戻れないけれど、
同じ場所を目指した夏は二度と巡ってこないけれど、
繋がっていく
誰より近い距離で笑い合うかげない時間
胸に刻む鮮やかな日々。


——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
プロフィール
HN:
Mushimako。
年齢:
26
HP: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11/16
職業:
学生/アメリカ留学中
趣味:
Anime/同人小說創作
自己紹介:
-Real Name:Olivia
-中国/上海/Chinese
-Mannga/Anime/Game

本命
-トッキュー!!
-One piece
-おおきく振りかぶって
-Initial D
-Evangelion
-銀魂
-かわい由美子
-ヨネダコウ
-日高ショーコ
-山田ユギ
-吉永史
-あべ美幸
-子安武人&関智一
-小西克幸&野島兄弟
-中村悠一&柿原徹也&下野紘
-戦国バサラシリーズ
-逆転裁判
-踊る大捜査線
倒計時。

- 雖然在美國但是心在戰國打仗
- 偶爾會回來去當個刑警趁機摸搜查和檢察官的大腿
- 櫥氣越發嚴重了目前十分困擾…

-
不玩不看就會死。
戰國basara3家三同人《瓦西瓦西》開宣!



↑公式站請戳banner↑

家三同盟


GAINAX



逆轉裁判系列
戰國basara系列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ChatBox。
Sina。
応援。


 







Counter。
free counters